子安

面基成功,带着伊蕾小姐姐回陛下的老家看看~( ̄▽ ̄~)~,感谢小姐姐的稻香村糕点还有云栈小姐姐的五珠钱手链,很喜欢听伊蕾小姐姐讲故事,无论是武侯祠的各种趣事还是08年的各种吓人的经历(我估计我今天会梦到捂脸),不知道说什么好,就是很兴奋,人生里少有的小冲动带来了这么美好的结果,认识你们真是今生的荣幸,好开心✌✌✌

玄亮同人歌推荐

白帝城,病榻上的君王看着跪在面前红着眼眶的知己,心疼地安慰着“孤若远游去,卿且莫伤神”声音一如平日里那样温柔。
此世止于君臣,可是知己师友父子同袍种种情意早已融在共同的梦里,哪里分的出来?
日暮时分,滚滚长河终是淘尽了落日,只余涛声依旧。
他静静地跪在那里,看着逝去的君王知己,全然不见了往日的淡泊从容,眼中雾气翻涌,化不开的是深情。
你曾问我有没有过后悔,随你一路烽火狼烟,案牍劳苦?你可知你若御风归来,我仍愿舍此身,伴君一路坎坷,不离不弃。

分享文致的单曲《一世君臣》: http://music.163.com/song/863733591/?userid=398231246 (来自@网易云音乐)

大热天不想学习😂,放两张图,涿州其实没啥好玩的,但是毕竟陛下老家诶,三义宫里面的小喵喵章武,貌似很喜欢丞相,我去看那天一直趴在丞相的神像前看着我😂,期待考完试出去面基。
恩,陛下丞相我学习去了😂,这几天静下心来学习,淡泊明志,宁静致远。加油(ง •̀_•́)ง

【玄亮】少年心(1)(迟到的儿童节脑洞)

少年心(儿童节不是你想过就能过的)

今天训练的时候突然想到的脑洞,也许是背景音乐的影响吧,两个月来的努力希望有好的结果的确有了好的结果。陛下丞相佑我。谢谢陛下丞相。 

好久之前说过的练剑梗,第一次上手写,时间原因老码农没有去找地理方面的资料(临沂和泰山郡都在波及范围内应该是没疑问的),私设如云,年龄上按照曹操三十八那年屠城,陛下那时候应该才起兵四年三十二,那丞相就十二啦(虚岁十三),不要打我,祥瑞御免。

儿童节的历史来源本来就是个很严肃的事,纳粹屠城屠村这种事,就很容易让人想到,徐州大屠杀,也许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再也不是一个孩子了。

-----------------------------------正内个文呦-----------------------------------

夕阳挂在远处的地平线上,染红大半个如血的天际,于如今的整个徐州正是讽刺地般配,刺眼而瘆人,年轻的红袍将军哪怕是多年沙场浴血,从死人堆里爬出过好多次,也不得不为一路上所见的一幕幕地狱般的惨像红了眼睛。

 

曹孟德你欲报父仇追究凶手张闿可以理解,甚至这乱世里,你趁机攻城略地要杀那毫不知情的徐州太守陶谦,也算就应了你那句“宁我负人,毋人负我”的狂妄之语,可徐州百姓何辜?要为你父陪葬?那么多手无寸铁的稚子妇人,你是什么生的禽兽心肠竟是屠得鸡犬不剩、泗水断流?

 

咽下一口苦酒,将军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兄弟们在忙着炊饭和休整,作为主帅的他反复思索着今后的行军安排,前方是孤立无援的城池百姓,身后是他一路走来不离不弃的两千个弟兄,而他们要面对的是上万的曹军大部/队,以及很有可能在他们救援路上出现的各路烧杀劫掠的曹军部/队,可以说这次九死一生的救援行动,他们有的只是一腔还未曾熄灭的少年家国热血。

 

“将军可是在思索明日行程?”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虽然有些嘶哑但却又难掩其中清亮的少年音,红袍将军回头,来人正是那个他今天在乱军中亲手救下的孩子,头发已经整齐地束好散在身后,身上也是认真地打理了一番,荒郊军营中依旧严谨讲究的样子也看得出这孩子是个极自律稳重的性子。见红袍将军转身,少年得体一礼,毕竟故土沦丧与亲友走失的他又险些丢了性命,本是十分清秀的小脸上依旧挂着沉重和一丝抹不去的阴郁,好在已不见了初见时那视死如归的决然杀气。

 

“是啊,我们的弟兄们虽然久经沙场,但兵力实在难以直面对抗曹军,唯有……”年轻的将军下意识地回答,回过神来却又无奈一笑,这种事自己和孩子说什么。走近几步摸了摸孩子的脑袋,轻声问到:“你这孩子,不去和大家一起吃饭吗?”

 

“唯有避开曹军主力,与撤退到郯城中的剩余数万丹阳精兵合兵一处,以待时变。”少年抬头对上将军的眼睛,认真而坚定地接过了对方没有说完的话,十三岁的他身形早已不似幼童,却也还是比对面那人矮了很多,远处看来,倒是状若一对正在谈心的父子。

 

当然少年并没有看到这些,话音刚落,他清楚地感受到对方那只正在摸自己脑袋的手一顿,原本温柔的眼神中多出了一抹惊讶和赞叹之色,恩,这种表情他看多了!但鉴于这次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他没有选择往常在长辈前见好就收的谦虚(高冷)态度,而是继续礼貌说了下去,从对近些天天气的预测到水源粮饷的补给,从地形地势到途径各城的守卫情况,清楚明白地推断出了目前要避开的曹军主力可能的行军路线,并给出了满足目前补给情况的两条可行进军路线,以及他们各自的优劣之处。

 

“也就是说绕行几座周边城池,会比较安全,但未必能赶在曹军围城前到达郯城,而东北直行路途最短,却又可能路遇部分曹军将领。”似乎是因为小孩清晰明理的思路,又或是透过那双清亮可爱犹如星辰的大眼睛,他对人一向敏锐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孩子有着超世的天赋和值得信赖的品格,还有一些让他十分亲切熟却又说不清的东西,无论如何,他相信他的判断并希望能做出最佳的选择。

 

“是的”有些惊讶于对方没有多问些什么诸如:你怎么知道天气情况?你怎么了解附近地形?你怎么知道各个城池的守卫情况?小破孩你多大啊?这类问题,少年的心为这种信任又暖了几分,但看见对方突然看向自己皱眉思索的表情,似乎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小脸一红,急忙补了一句“将军不要考虑我,如遇敌军,我,我断不会拖累将军”是啊,一群刀口舔血的人怕什么危险,危险的只是自己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罢了。

 

“这是什么话?臭小子,你可是我拼了老命救下来的,我自是要护你周全,再说这种丧气话小心我揍你哦。”看到对方突然惊慌的表情,红袍将军不由一笑,这孩子提到自己安危倒是少年义气的紧,全然没了之前老成理性的样子,忍不住捏了捏孩子微红的小脸,用他那常日里的游侠气质,假意威胁到。

 

“哦,好”被捏了脸的小孩没有躲开,只是低了头乖巧应下,似乎在暗自下定什么决心。

 

“走,我都饿了,咱们吃饭去,我去和兄弟们商量商量。”似乎看出来着孩子有心事,年轻的将军也不再多说,拉起孩子的手就向大营中央走去。这孩子倒是聪明的紧,自己一个下意识的眼神都能被他把心思猜的丝毫不差,怕是都能赶得上自己那些并肩多年的兄弟们了。

-----------------------------正内个文呦结束------------------------------------

某只小孩下定了什么决心呢?

襄阳城,五一假期前翘课从帝都跑到隆中,期间发生了很多好玩的事,要记得许的愿啊,守得本心,不负岁月